華語網_語文知識_初中語文_小學語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

首頁 > 初中作文 > 寫作 > 中考作文

2019年浙江中考“材料作文”優秀作文5則

[移動版] 作者:佚名 發布時間:11-07

【作文原題】

最美儿媳张乔的秘密  閱讀下面的文字,根據要求作文。

  有一種觀點認為:作家寫作時心里要裝著讀者,多傾聽讀者的呼聲。

  另一種看法是:作家寫作時應該堅持自己的想法,不為讀者所左右。

  假如你是創造生活的“作家”,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“作品”,那么你將如何對待你的“讀者”?

最美儿媳张乔的秘密  根據材料寫一篇文章,談談你的看法。

  [注意]立意自定,角度自選,題目自擬。明確文體,不得寫成詩歌。不得少于800字。不得抄襲、套作。

  【優秀范文】

  【范文一】心有篤守-與時俱進

  生活需要自己去創造,需要自己去規劃人生,與時俱進,我們作為人生的“作家”既要傾聽時代的呼聲,又要心有篤守,不逾矩。就像作家創作時心中要裝著讀者,傾聽時代的呼聲,又要堅持自己的思想,不為讀者所左右。  

  米蘭?昆德拉說:“生活是一張永遠無法完成的草圖,是一次永遠無法正式上演的彩排,人們在面對抉擇時完全沒有判斷的依據。我們既不能把它們與我們以前的生活相比,也無法使其完美之后再來度過。”但我們不能據此否定生活的美好,正因為生活是進行時,是無法預演的,我們更應該聆聽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,堅持自己的想法,為理想而不懈奮斗,而不是讓生活左右了我們的夢想。  

  青年導演郭帆,少年時便夢想成為一名科幻片導演,可時運不濟,高考沒考上北電,而被海南大學法律專業錄取了。但他不忘夢想,邊讀書邊拍短片,倔強地追尋他的電影夢。大學畢業后成了“北漂”,混跡于電影電視節目組。2009年考上了北電管理系研究生,后執導了兩部并不火的影片,成了“新生代”導演。2015年赴美國好萊塢短期學習,重新點燃了他拍科幻片的夢想。回國后,歷經三年,他帶領團隊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,拍攝了《流浪地球》,開創了中國科幻片的元年。他的執著堅守,遵循靈魂深處的呼喚,讓他最終走上了成功之路。  

  林清玄最后一條微博里說:“在穿過林間的時候,我覺得麻雀的死亡給我一些啟示,我們雖然在塵網中生活,但永遠不要失去想飛的心,不要忘記飛翔的姿勢。”是的,我們憧憬飛翔,但并非是天馬行空般的虛幻之旅,而必須植根于現實生活之上,順應改革開放新時代的大勢,主動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潮流,方能大寫自己的人生價值。  

最美儿媳张乔的秘密  “改革先鋒”王啟民,大慶油田副總地質師,他堅持科學思維,直面業內爭議和質疑,大膽探索實踐,以“釘釘子”的精神,勇闖勘探禁區,挑戰開發極限,幾十年嘔心瀝血,攻克一道道技術難關,創造多項世界紀錄,成功解決了大慶油田開發建設從“吃肥”“吃瘦”“啃骨頭”再到“砸開骨頭吸骨髓”過程中一系列核心技術難題,為大慶油田連續27年年產原油5000萬噸以上作出了突出貢獻,并為“鐵人精神”賦予了新的時代內涵。他的奮斗經歷告訴我們年輕人,只有把“小我”自覺投身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,才能成就真正的“大我”。  

最美儿媳张乔的秘密  年輕的朋友,人生的畫筆,由我們自己掌握,我們自然不能信筆涂鴉。我們一定要以夢為馬,與時俱進,心有篤守,矢志追夢,化“草圖”為“美圖”,方能不負時代,不負使命,不負青春韶華。  

  “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云帆濟滄海。”年輕的朋友,大膽創作,大膽書寫你的“作品”,才能經得起歷史這位公正的“讀者”的考驗。  

  【范文二】心中期許 筆下風云

  有人說:“人生如同不斷謄改的詩稿,從青絲到白發,有人還在燈下。”而我們埋首于生活的幾案,拾起筆卻滿心躑躅時,總有紛擾的雜音在背后響起,指點我們將于何處落筆。 于是我們心中朦朧的理想藍圖便被涂鴉所淹沒。

  總有人認為作家心中要裝著讀者,順著讀者的呼聲走;也總有人認為作家要堅持自我,不被外界左右,當我們成為生活的執筆者,我想,我們應將外界呼聲化作心中期許,以筆下風云書寫自己的人生故事。

最美儿媳张乔的秘密  我們以筆墨為權,行至今日已對父母不絕于耳的叮嚀囑咐感到麻木,可我們總還記得第一次媽媽摸著你的頭,爸爸拍拍你的肩,目送你尚稚拙的身影去迎考時眼底飽含的熱淚與期望。那是我們在一次次被路上的荊棘絆倒時,于苦痛的血淚中再次爬起的不竭動力。這一份真誠的祝愿,這一份熱切的期許,將用溫和柔軟的風力托舉你的雙翼,是生活的“讀者”饋贈于我的第一件禮物。

最美儿媳张乔的秘密  但又有那流言中傷、冷嘲熱諷,抑或是尖酸刻薄地對你的生活評頭論足。誠然這些打擊使我們暫失“寫作”的勇氣,但在轟然交錯雜的輿論風向中,我們更能看清自己,更能看清自己所堅守的理想信念不愿為之失去方向,風狂雨急之時,鳥云籠罩在茫茫蒼穹,一片陰翳之中,我們才能意識到腳下的土地方是心之所向,這便是“讀者”的第二份禮物。

最美儿媳张乔的秘密  由是觀之,“讀者”的呼聲并不能左右我們的筆端,而我恰要把他們予我的壓力與動力化為筆下風云。

  “活過、愛過、寫過”的司湯達還曾言:“我的夢想值得我為之奮斗,我今天的生活絕不是昨天的冷淡抄襲。”我們書寫我們的故事,必有我之思想、著我之色彩。難道沒有旁人的導引,沒有既定的道路,我就只好日復一日地抄下昨日的詞句,陷入循環往復的生活漩渦之中嗎?不,不是這樣。各人之所以執筆各自的生活,是各人擁有其獨特思想境界與情感體驗,自然也有其不同的趣味追求與志向節操,而我們所應做的,便是把個人的獨特性刻入生活的骨髓,完成陀思妥耶夫斯基口中“人不是齒輪”的自證。

  我不循規蹈矩,自然也不會停滯不前。辛波斯卡偏愛那“寫詩的荒謬”,我亦珍視手中握筆的機會。讀者的呼聲或許打斷了你的思路,行文的艱澀或許凝滯了你的筆尖,但生活的書頁唰拉拉翻過,那空白是否讓你惶恐?又是否讓你有愧于那些生活的“讀者”?

隨機推薦